闲承月

#东乐# 脑洞文 酒不醉人人自醉 东东视角
看着他眼中的明媚,一次次让我欣喜。
一开始就是互动游戏,这个真的不容易玩,但是应该不会有坑吧!开始说场景我随口说了医生和护士,粉丝从善如流随了我的意,其实我真觉得很有“意思”嘛!我克制不住自己去凑了一下热闹,果然是看病,看他认真的样子,我有点被冷落的感觉,那就转转吧!
“小东往上走吧没事,你坐到第几排看我们吧!”完了,乐乐生气了,赶紧走到后面安静站好吧,要不回去……
开演了,听到粉丝要我做乐乐助手,放心,我不会闲着,我先看看我乐。乐乐和“病人”离得那么近,说话那么温柔,台下还说要抱抱才能好!我乐只能抱我!我要碰瓷!
“要亲亲要抱抱才能好!”完了,有点收不住了,说下别的转移注意力吧,完了转移不成功啊!我看了看乐乐(能抱吗?不知道啊?会不会太露骨?想抱!嗯!)又看向经纪人,粉丝们给力地又喊了几句,经纪人无奈的点了点头,太好了!
“要抱抱才能好!”好像太明显了啊!
“但是我要台上四个人一起抱才能好!”这样就好了~
乐乐俯下身,他虽然瘦,但是精壮,感受着他手臂的环抱,嘴边一厘米就是他白皙的脸颊和耳垂,不行身后还有粉丝,抬起的手又放下,克制!回家一定要和乐乐演“完整”!
人算不如天算啊,大家真是太“懂”了。几次向他示意,他都“淡然”微笑,我有点懵了,这是要放开了玩?酒意有些上头了,有股燥热在蔓延,汗粘腻的布满额头,看着乐乐的微笑,只觉得有种不一样的开心,这是我们的见面会,愉此一生之后估计是难有机会了,有这么多人同时爱着我们两个。
小小的愣神,突然听到“好,在乐乐家里”这是该我演了?这咋演?情人节晚上乐乐家里煎牛排,这和那天有种莫名的相似,只不过是他给我做饭。我看着乐乐的眼睛,又看着经纪人的沉默,诶,脑袋运转因酒精的影响变的有点慢,那就即兴演吧!乐乐肯定能帮我圆回去!
“他来不来捣乱就不一定了”边说边看向乐乐,微微点头,面含笑意,彼此了然默契。家里怎么能没有你啊!
房东和房客,真不愧是我乐。倒在沙发上,我有点困,乐乐进屋了!“今天情人节!呀!”喊完感到气氛有点不对,乐乐投来疑惑的目光,这是在见面会!完了,赶紧转移“这个房子吧租了将近两个月”装醉吧!我无辜的看着乐乐!好在他反应过来,接了下去。
“晏紫东,房子里为什么有三个女人!”好那就这么演吧,我突然有一点反胃,忍不住干呕,迎上乐乐关心和疑惑的目光,我有点睁不开眼睛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我说着“边儿去吧!”边装作无意的碰了一下乐乐的手,希望他明白我有点难受。
“起立吧,起立吧,来,我们一起把这个事情解决一下。”完了,乐乐当真了,喉咙间又返上胃酸无法克制,赶紧背过去不能让他担心。舒服了一些,沙发的柔软让困意有点蔓延。“小东,晏紫东,起来拍戏了。”乐乐温柔的声音就像每晚睡前的晚安,真想就睡过去,他就在我身边,离我那么近,让这一刻再久一点。摘帽子?!不行,我光头不好看,怕你嫌弃我。要亲亲?!乐乐赶紧转移到牛排,乐乐要给我煎牛排,嗯真好。又一阵反酸水,我不是故意的啊乐乐。平时酒量还算不错,难道是因为空腹喝的酒?太难受了。
“小东,我们好好谈一谈吧”不对,以前他也这么说过,每次这样都是他感到没有安全感,或者我们出现了一些摩擦,但好在我一次一次剖白地坚定,让他收回的顾虑。
这回该怎么办?“这个房子我不想租了,房租又这么便宜,然后你自己还不履行条约”“房租啊免费租给你的”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想说的很多都涌上来,嘴在此刻显得那么笨拙。
(乐乐你要相信我,我对你不是一时兴起,这段感情我是认真的,无论我平时如何伪装,只是为了我们好,女人的事只是误会啊!逢场作戏在所难免,但真心实意在你面前我从来不是表演)
“把这三个疯女人给我赶出去”就是因为这个乐乐才生气的。“这三个人不能得到签名海报,因为她们太烦人了”乐乐的笑声传来,这是见面会啊,乐乐也没有生气,那我就放心了。但这话说得太重了,赶紧圆回来!戏演完了,酒意也消了大半,趁着拥抱看向我乐,彼此了然于胸。有些“戏”,我们俩演就够了。
(第三轮晚上十二点东东的卧室看鬼片)这个也不错,回去看鬼片!趁着商讨,借机搭上乐乐的肩,转移了一点重量。乐乐默默的靠了过来。今天他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,触感柔软,背景灯光为他镀上了一层粉色的柔光,白皙的肤色和深深的酒窝伴着专属于他的干净气息,现在真好,现在的我们很好,大家放心。
【写了一晚上写了很多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完,看到这里我真的很感谢。今天是我第一次去见面会,游戏时我就感觉东不太对,果然东东今天空腹喝了酒,我爸爸也曾空腹喝过酒,酒量再好也不行,会反胃会容易醉。所以我又细细回看后,觉得东东那时的呕吐应该是真的难受,心疼他东。也是这点点醉意让东说了很多心里话,感觉东东很多时候是会伪装自己保护他们俩的,他们都不易,我们能做的不多,保持距离的陪伴与信任吧!无论是什么感情,都是深刻而隽永的。】

#东乐# 你在闹我在笑 乐乐视角
今天是第二场见面会,本来已经打算火力全开,好好宣传(发糖),晚上对完了流程,问题走心,也没什么担心了。但你突然回去拍戏,让我又变得紧张。在停车场等候的时间不长却漫长,看你的车开进来,看你光着头从车上下来,我不由的摸了摸你的头,嗯手感不错,有一种扎手的柔顺,不由的又往下摸了摸脸,触手更是细腻柔软,却微红发烫,淡淡酒味飘来。“拍戏喝了点酒,别担心,一会儿和你细说”匆匆进场,还好来得及,看着荧幕上的宣传片,心莫名的安定,头上已经有粉丝发现我们了,相视一笑,压下内心的喜悦,却从眼角眉梢轻溢出来,你低声说有我在。我们都在,我们都很好!